DOVEPandA

江江江江今天的腦洞。歐亨利的《Witches' Loaves》續篇

        先不說《女巫的麵包》《多情女的麵包》《多情女人的麵包》,還是和朋友討論提到的《一個憧憬愛情的女人的麵包》,抑或是他說這也太直白,然後異口同聲的《麵包》,又聯想到的《Das Brot》。標題的翻譯似乎就暗示著作者的理解。但是一千個讀者閱讀那篇文章會有多少種結果呢?翻譯也是一個融入了譯者思想的再創作過程呢。
         只是看到原文標題,查了下字典,我在想,故事裏有幾個witch呢;而withch是女巫,多情女,多情女子還是魔法師呢。然後又想到格裏姆定律,歐亨利是不是只是個調皮的喜歡玩文字遊戲的作者呢?或者音韻學的“幫滂並明,非敷奉微”,反正f變作v加上es。如果加上一個第二格的des,或者把那一飄(’)當作des,也就變成了Witches des Loaves,愛的魔法師?當然我本是不知道歐亨利是否會德語,不過百度說他會一點,可能就是基礎那種,大膽猜想可能是歐標的B1或者A2程度吧。這樣的話,他也就知道e可以用一飄(’)代替的。這個排列組合太困難了,本寶寶今天要睡覺了,不想解答,我只是個出題人嘛,其實只是一個問題兒童,每天都在問為什麼,又不求甚解。
       理論和實際,文本和實際,他們是如何的關係,要從誰到誰,聯繫或是分開呢,真是麻煩的事情呢。走到哪裡黑,就在哪裡歇,空了再來吹龍門陣咯。睡。All rights reserved, 笑。